• 于昭:北京梵悅·萬國府室內設計

    設計: | 項目地點:北京 | 類別:居住空間 | 2017-08-14 17209 125

    梵高曾說:“沒有什么不朽的,包括藝術。唯一不朽的,是藝術所傳遞對人和世界的理解。”


    SR_MG_1357.jpg

      

    設計也是如此,其重要性在于它可以通過一種創新的方式來優化生活,而這過程中最離不開的是設計者的思維。不論是在固有模式下創造驚喜,還是引入其它領域元素進而激發思考與想象,歸結都是對于未來生活方式的探索。


    D2_MG_0735.jpg


    位于77國使館區的梵悅·萬國府西鄰北京第一座城樓“樣樓”,東近密集的使館區,不同國家的文化在此交匯,東西的別樣性格也在此碰撞,是北京最具全球化視野和氣息的所在。


    「梵悅·萬國府」接待大堂

    室內/軟裝設計:YU Studio于舍/于昭


    3.jpg


    人們創造的城市生活是對自然的一種逃離,而當習慣于平靜與舒適的安全感時,又會渴望回歸自然中的野性。




    現在萬國府的接待大堂是未來留給業主的咖啡廳。面對的是亮馬河畔的后花園,兩層通高的L型書架是整個空間的背景,具有雕塑感的樓梯在空間里生長般伸展。


    5.jpg


    與梵悅108不同,萬國府更多體現的是家的“私屬”感。地處城市中心的公寓享有著美食,戲劇以及呼朋喚友的方便。但由于面積的限制,一些家庭的生活功能無法展開。所以在公共部分的設計中,設計師于昭引入和實現了部分別墅的生活內容。


    6.jpg


    入口高達8米的銅門為全手工打造,在設計的過程中他尋找到了一位鏨銅的老藝人。嘗試著把他傳統的帝王將相轉化成一種具現代的手工質感。3個月的時間里,多年的老手藝煥發了新的生命。


    7.jpg


    “對于傳統手工藝的運用和復興,也是我們在現代化的過程中對傳統的一種回歸。”他說。



    空間中有兩只鹿,分別位于庭院的盡端和大堂中心,庭院里的那只躲在墻與樹的空隙中,怯生生的與人對望。而大堂中的站在一堆書籍上,更象傳說中的神獸,于昭為它取名“碧玉琉璃”,生動活潑,仿佛要走向外面的花園中。將其置于此與上空的bocci吊燈相得益彰。


    10.jpg


    于昭不喜歡太新的東西,比如家具,用過一段會留有時間的痕跡,這種痕跡給人以親近和熟悉的感覺,不會有太多距離感。就像一個老朋友在你身邊時不會讓你不自在。在他看來,好的服務提供的也是這種歸屬感。


    11.jpg



    「梵悅·萬國府」A戶型

    室內設計:YU Studio于舍/于昭 & 軟裝設計:LSD葛亞曦


    有人問隈研吾:

    “如何讓人相信建筑是有生命的。”

    隈研吾回答說:

    “讓他們看見人的痕跡。有人的生活痕跡,建筑就是活著的。”


    12.jpg


    這正是如今社會所需要的東西:一種與生命對話的情懷。雖然為了生活要舍棄許多東西,但依舊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,盡可能地保留對生活的慈愛。設計不是為了鮮艷,而是營造一種和諧、舒服的感覺。


    13.jpg


    梵悅·萬國府的受眾被定義為財智階層,他們有強烈審美個性,但同時冷靜睿智,故這里的設計圍繞著尖端混搭、理性交織而展開。客餐廳打破傳統的定式,不再強調配套一致,看似隨意的布局,反而增加了空間的自由性。


    14.jpg


    無論是成套選擇,還是每個都與眾不同,餐椅的相聚總是那么如同派對,這也是葛亞曦賦予餐廳的最大驚喜。來自不同國家和品牌的單椅、雕塑般的邊幾,于這里巧妙邂逅,并在比例、情緒和故事間平衡出了自由。


    15.jpg


    “設計很多時候會在看起來是否協調上產生工作,但我們并沒有過多關注這件事情,我們看的是產品和現象,在找每個空間看起來不關聯卻又近似的東西,比如椅子,他們來源于不同的地方,甚至不同的時期,而我要做的是讓這些自然而然的發生。”他說。


    16.jpg


    書房與休閑室,是展示人物場景的最佳空間。葛亞曦在盡情發想的同時,更加地敏感克制。他希望營造一個“在場”的狀態,用細節呈現出真實的生活場景。


    17.jpg


    這樣的設計深諳對于自由的構建,在生態、發展、不必和的空間里置入所有可能的元素,它們不必過于和諧,也恰恰得益于這種混搭碰撞才讓自由更肆意的生長。


    18.jpg


    主臥擁有極佳的景觀,但作為休憩和私密空間,舒適性才是首要被考慮的事情。讓墻面和地面足夠的留白,將180°的窗景,作為巨幅掛畫,來取代其他的裝飾,只以地毯和吊燈陪襯一二。


    19.jpg


    睡前的閱讀、交談,一起臨窗看雨的靜默,又或在失眠的夜里斜靠在沙發上數遠處的燈光明明滅滅,他們用想象力編織一幅又一幅生活的片面,然后將故事抽走,把帶著故事的家具留下。




    「梵悅·萬國府」B戶型

    室內設計:YU Studio于舍/于昭 & 軟裝設計:L'atelier Fantasia繽紛設計/江欣宜


    臺灣杰出設計師Idan江欣宜操刀室內軟裝設計,將兼容并蓄、多元異國文化的概念融入設計,沒有借用傳統手法架構,而是向其中注入了珠寶的時尚,將貴族女性所特有的優雅、寧靜、從容與自信表現的淋漓盡致。



    “曾參加過很多高端珠寶鑒賞會,每次都會被閃爍著萬道光芒的綠寶石所吸引,那是一種來自于大自然的純粹。一次偶然的機會,我發現了祖母綠石材,便暗下決心要將這種美好用于空間,用它自帶的尊貴氣息影響進而構建生活。”江欣宜說。




    綠色是最為中正平和的顏色,擁有在“鬧中取靜”的神秘魅力,當它與寶石相結合時,就會散發出一種篤定的稀有與珍貴。Bvlgari、Cartier 、Graff 、Van CLeef & Arpels等奢侈品牌更將其列為頂級珍藏。這次她選用祖母綠為設計主脈絡,賦予空間隱隱的低調奢華。



    客廳呈現的氛圍是強調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家人朋友在此空間里的凝聚力, 打破以往以電視為主軸的配置。地毯的流動線條則呈現了大自然的律動,呼應銀杏造型的金屬立燈與有機線條的祖母綠弧形茶幾,亦為空間增添了不同的色彩與層次。



    弧形椅背的光澤絨布主沙發, 表現穩重從容的大氣,配以橫貫主要空間的祖母綠石材、Armani緞面扇形抱枕以及高級灰色系的次沙發,讓當代藝術的優雅在此聚集,家便成了洞察時尚的場所。



    誠然,在探索和思考的驅動下,設計與藝術擁有了更為多元和豐富的表達形式,這為創意的激發提供了更為廣闊的空間,但無論怎樣的方法、過程和表達,設計的本質都應占據最為主動的位置:更加方便、實用及美化生活。



    或許沒有誰能像澳大利亞攝影創作藝術家René Twigge一樣,對于植物的形態如此癡迷。她擅長詮釋植物的生長狀態及性格,沒有任何設計上的妥協,設計師將她的作品掛于過道的墻面上,營造一處可呼吸的空間,內外渾然一體。



    主臥室選擇沉穩的藍作為主色調,表現主人低調與穩重,與這里的大自然主題相得益彰,愛馬仕珠寶羽毛抱枕以及床頭柜的紋路,都是這種氣質下的理性延伸。




    「梵悅·萬國府」C戶型

    室內設計:YU Studio于舍/于昭 & 軟裝設計:上海筑銳室內設計/顧瓊



    就像電影《英國人在紐約》里所說的:“必須從內心深處尋找出獨特的自我,然后細心雕琢,直至成為你 的個性。”從某種程度上講,設計師對空間也是有責任的,從尋找空間屬性開始,到用理念及手法塑造性格,最終呈現獨一無二的存在,這就是設計的價值。



    素來注重色彩與空間結合的顧瓊總是能以時尚的視角審視設計,17年的工作經驗更讓她有足夠的能力把握潮流。她將新雅痞氣質賦予了梵悅·萬國府,將空間中的工業感精煉,并極力弱化其原本的笨重感,從而融歷史與優雅與一身。



    “此戶型是為雅痞的年輕群體而打造;他們或溫文爾雅、或談吐不俗、或機智多謀并且一直堅持自己的風格和努力方向,克服千難萬險,實現自己的抱負和理想。”她說。




    室內設計的整體以大地色為基調,并適時融入了黑白灰為主的家具以凸顯硬朗精致,而點綴其間的亮黃色則增加了一抹性感與不羈。




    他們彼此作用并與金屬線型搭配,表達了屬于當代的新標準:現代不蒼白、工業不粗糙、優雅不纖弱、低調但奢華。




    德國哲學家亞瑟·叔本華曾說:“美是高級的善,創造美是最高級的樂趣”。如果說空間美學是可以被感知的結果,那么營造美學就是梵悅所堅持的匠心:新境、創造、堅守、極致。


    項目:北京梵悅·萬國府室內設計

    設計師:于昭

    設計公司:于舍室內設計事務所

    項目地點:北京東直門使館區東外小街18號

    設計面積:2970平方米

    完工時間:2017年


     

    智囊團 Brainpower

    www.skvv.tw \ 關于設計腕兒 About us \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\ 智囊團 Brainpower \

    京ICP備15003767號-1
    11选5稳赚投注技巧